国内数据中心低碳运营模式探析

作者:兰洋科技    浏览量:3386    时间:2023年12月15日    标签: 碳减 绿色数据中心 节能减排

与技术实践一样,低碳运营模式创新也是实现数据中心低碳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国内数据中心低碳运营总体处于探索期。产业层面,主要是探索低碳定价及合作商业模式。

1. 探索合同能源管理模式

改造内容分析

在分析管理模式之前,需对改造内容做了解。通过对多个实际案例分析,可以发现当前合同能源管理的改造内容以空调、电力等设备侧置换升级为主,以空调AI为核心的管理侧节能正在加快渗透,同时部分场景也有叠加储能、电池质量治理等新需求。具体如下图所示:

01.png

合同能源管理改造内容

改造模式分析

合同能源管理可以细分为多种模式,当前节能效益分享型是最常见模式,由节能服务公司提供节能设备的投资、设计、改造施工、安装、调试及合同期内的维护保养工作,客户与节能公司共同对合同期内的节能收益进行分享。

操作模式要点主要分为以下五点:

  • 效益分享期内双方共同分享项目的节能效益,分享期和分享比例由双方谈判确定。

  • 上一年度的耗电量基准值由双方协商达成一致后确定;改造后新系统单独设置电表实施计量,系统稳定运行一个月后开始实施计量。

  • 合同期内系统的维护及相关费用均由节能服务方负责。

  • 合同期满后,设备所有权归客户所有。

  • 如节能量达不到预期目标,节能服务方应采取进一步技术措施和手段保证预期节能量的实现,保证客户的收益。需要注意的是:

    1)节能目标会计入合同,一般对改造后PUE和年节电费用有约束要求。节能目标达成与服务器装机负荷率关系较大。

    2)节能效益不仅要考虑节电量,还要考虑机柜盘活带来的收益。盘活一方面是电力节省后的空间冗余,另一方面是机柜标准化后的利用率提升。

效益计算及分享流程

计算:客户与节能服务公司针对节能改造后的节能效益的计算方法进行详细的讨论和研究,最终确定了节能效益的计算方法。首先,确定能耗监测电表的安装位置和原则,经双方同意后,尽快完成能耗监测电表的安装工作。安装了智能电表后,后续的测量计算工作即可展开,方便确定节能量和取定能耗基准线。节能量的计取主要遵循准确性、完整性、透明性的原则,以能耗计量电表测量的数据作为计量的基础,并引用PUE进行相应的核算,以适应各种设备的增减变动情况。节能量的计算主要参考了国家的相关标准。

分享:客户与节能服务公司的节能效益分享自节能改造完成后开始实施,分享的基本原则是节能服务公司在开始几年分成占主要比例,客户占次要比例;合同结束后,设备和经济效益全部归客户所有,节能效益分享如图所示。

02.png

节能效益分享图示

前期投资垫资问题

前期垫资问题对于资金不充裕的企业而言是一大挑战,可以尝试从政府支持、行业平台、金融合作等方式实现突破。

如2022年,为进一步拓宽节能服务公司融资渠道,缓解节能服务公司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EMCA)与华夏银行、民生银行、上海银行、三井住友银行、马鞍山农商银行、中关村融资租赁、平安租赁、三井住友融资租赁、诚泰融资租赁、中能化融资租赁、仲利国际租赁、中电科融资租赁、亦庄国际租赁、招商证券、中邮证券、中节能资本、北京绿色交易所等多家金融机构和众多有资金实力的节能降碳投资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研究适合节能服务公司及合同能源管理节能降碳项目的新模式和新思路,共同推进节能服务公司的快速发展。

又如与银行、客户合作的创新模式。节能服务公司为用户进行节能服务,垫资实施节能项目后,达到合同验收标准但不按期支付使公司面临着很大风险。目前,市场已有公司开始尝试一种与客户、银行之间创新的支付模式,就是在合同签订之初就把银行引进来,节能公司负担节能项目的开发和投资,跟客户签节能服务合同,同时资金来源是银行,而项目建成以后产生现金流到银行那里,建立这样一个三方关系。节能服务公司只需要承担项目验收风险,验收之后客户就必须支付节能服务费用,如果出现用户赖账问题,就会在银行留下“污点”记录。

另外,还有河南省政府牵头构建节能投融资平台,为节能项目拓宽融资渠道,建立一种创新型融资模式。

2. 探索租电分离新模式

近年来,租电分离模式成为互联网大客户的普遍诉求,需进一步明确相关合作模式。互联网大客户为了降低电费成本,分享PUE下降后的红利,纷纷开始要求租电分离,即电费由自身直接来支付。这种模式对于数据中心服务商而言,无疑是消极的。原先包电模式下,月租或者年租是约定PUE下的价格,因此服务商有动力通过努力将PUE优化以此来获取更高净收益。

以一个例子来详细说明下这种模式:

大客户A与服务商B达成约定,采用租电分离模式来计费,当实际PUE大于承诺PUE(如1.5)时,则要求服务商B承担额外的电费:当实际PUE在1.5-1.4时,不与服务商B分享电费压降获益;当PUE低于1.4时,部分获益与服务商B分享。

由此可见,这种模式对于服务商而言是比较被动,但在当前大客户高话语权的情况下,这种模式难以拒绝,只能在模式设定上争取主动权。

展望未来,租电分离模式会越加普遍,从互联网客户向其他行业客户延展也开始出现,因此,要求服务商与客户在成本核算、模式设计上进行更多投入。

3. 探索绿色定价等其它新策略

数据中心低碳成本核算及收益要考虑与碳交易的关系。对于将ICT纳入碳配额管控的区域,要充分考数据中心通过节能减排实现的碳交易成本或收益,如北京电信2021年碳配额不足购买成本超800万元,能耗大头就是数据中心当前碳交易平均价格约为40-50元/吨,随市场行情会有波动,但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定价依据主要是全国全经济尺度的边际减排成本。此外,CCER作为全国“粮票”,不受ICT是否纳入管控影响。

交易市场存在整体活跃度不足、CCER市场待开启等问题。CCER市场已暂停交易五年,不过,今年10月19日,生态环境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了《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根据《办法》规定内容,时隔五年中国的碳市场供需格局将进一步被完善,CCER的重启在即。

本文标题:国内数据中心低碳运营模式探析

本文链接:https://www.blueocean-china.net/faq3/1103.html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标注,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5336679905
Copyright ©2019-2023 兰洋(宁波)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浙ICP备2021021247号